渭北春天树 江东日暮云

【叶黄/双花】物尽其用 [01-05]

  

01

  

  

  凌晨两点的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不知疲惫的霓虹灯像是一个厂家制造出来一样闪着相同的光。黄少天抬起头看向夜空,但所谓的夜空里却看不见星星和月亮,寸土寸金的市区里房屋高大密集,透过头顶的罅隙根本没有任何天体的影子。 

 

  他刚刚才从那个又龟毛又多事的小老板手底下逃出来,全身上下204根骨头都叫嚣着想找个舒服柔软的地方躺下来。黄少天甩了甩脑袋,把手机掏出来打算听一下书,前段时间他刚接了个剧,配一个刚上大学的十八岁小鬼,被室友逼急了蹦出来一堆杭州话。

 

  其实如果就那么几句也不算什么难事儿,可导演发话了,官方说法是让他揣摩一下角色的定位,黄少天在心里翻译了一遍,简单来说就是让他学学杭州话,把江南软软的口音给练一练。想他好好一个G市人,到B市上了三年大学好不容易才把普通话说顺溜了,为了配好音还不得不下了杭州方言版的小说来听。

 

  关键是这杭州话说起来还快得不得了,跐溜一下,一句话就说完了,黄少天反反复复地听一部小说听得快吐了,才勉勉强强能模仿出一点儿语调。

 

  “靠靠靠,”黄少天捂着嘴,刚刚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尖,整个人痛得清醒过来,“我的亲娘喂这运气也太背了吧,让我学个杭州腔有那么难吗,不行了困死了抄近路,赶紧回去睡觉,保佑乐乐给我留了个门。”

 

  他打工的地方和学校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差不多就是正常步行三十分钟的路程,公司有业务期间就八点上班,上午四小时下午四小时,如果还要加班的必要,大老板还会给特别阔绰的加班费。

 

  黄少天对这工作还挺满意的,从事IT行业大家都有熬夜的心理准备,报酬高又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一想到过两天就能拿到工资了黄少天雀跃起来,脚尖一踮一踮地朝拐口走去,巷子里很暗,竖着一根坏了许久也没人来修的路灯,远处的灯光像是小气的施舍,明明暗暗的根本看不清路。

 

  黄少天把手机从裤袋里掏出来,打开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勉勉强强能照亮脚下一块地儿。他晚上一般都从大道走回去,刚刚被混沌的困意领进了暗巷,现下却有些后悔起来,不过好歹还有六七分钟就能回去了,黄少天夹紧挎包,为了分散注意力,边走边学着耳机里的杭州话。

 

  “把钱和手机都拿出来!”眼前突然冒出一个黑影,劈手就来夺他的手机,黄少天下意识一缩手,手机啪啦一下摔在地上,手电筒朝下。

 

  黄少天那还没反应过来呢,那手机他才刚买不久,老贵的一个!心疼的情绪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理智还没回来嘴先张开了,“个62剪盗胚,弄油毛病嘎!”

 

  对面的人听不懂,但听那腔调也知道他是在骂人,远处的灯光照在明晃晃的刀面上带出一丝寒意,黄少天迅速止住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杭州话,字正腔圆地求饶,“大哥有话好好说别激动,我现在就掏钱你别急啊,手机就丢在地上你也看得到,耳机也给你,话说我也就是个打工的真没什么钱,喏这里七十五块,还有几个钢镚儿也都交出来了,等等你别激动这是我们学校校园卡不是银行卡,这个你又没法用留给我成么不然我待会儿进不了寝室了,靠靠靠好好好交给你全都交给你!”

 

  抢劫的男人正打算去捡手机,看到手电筒的灯光从手机侧面漏了出来,弯下腰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攥着刀柄的左手紧了紧,黄少天看着他板寸头下没有遮掩的脸,不知为何突然意识到对方在想什么,悄悄地往后挪了两步,“大哥我跟你说我真的没看到你的脸,刚刚我注意力都在脚底下呢完全没看到你好吗,而且我也不会报警的你信我!”

 

  男人直起身子,也没把手机捡起来,却是慢慢靠近了黄少天。

 

  “那边的!在干什么!”巷口突然站出一个人,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看那身形有一米八左右,声音里带着点东北腔,太气壮山河以至于劫匪都被吓了一跳,而最关键的一点,黄少天看到他的手上拎了个类似于警棍的东西。

 

  “救命啊这里有抢劫的!”黄少天趁着劫匪发愣往后拉开了距离,刚喊出声就发现那抢劫的男人丢下自己,手上挥着刀像是想去攻击巷口那人。

 

  电光火石之间,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劫匪背朝他向前跑,他快速跟上几步朝他的小腿窝踹了一脚,那男人失去重心整个人朝前扑去,黄少天又上去狠狠踩了一脚他的脚踝,接着转身就跑,路过被遗弃在地上的手机顺带捞了一把,倒也没忘了之前救了自己的巷口哥们儿,扯着嗓子边跑边喊,“见义勇为的帅哥你也赶紧跑啊!这神经病有刀子!”

 

  初春的夜风里还夹杂着一丝凛冽,黄少天全速奔跑着,喉咙间被刮出腥甜的味道,他不敢浪费时间往后看,但好歹并没有听到追上来的脚步声,稍稍放心的同时却也不由得担心起那个救了自己的陌生人,没来追自己说不定是去追他了?会不会有危险啊,似乎是个巡逻的警察?也说不定是附近公司的保安?应该没问题吧,声音倒是很好听。

 

  好不容易跑到宿舍楼下,黄少天几乎累得断气,他摸了摸裤兜,愣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校园卡,刚才被抢走了。

  

  *个62剪盗胚,弄油毛病嘎 = 个二百五强盗,你有病啊。


   

02

 

  被抢事件后的第二天,黄少天也没跟别人到处嚷嚷,只是意思意思去报了个案。所谓的意思意思主要是因为他没看到劫匪的脸,而且那小巷子也没装监控,东西都被抢走了,唯一拿回来的手机劫匪还没碰过,连个指纹都拿不出来。所以警察只是登记了一下,言语间暗示他提供的线索不足,抓到劫匪的几率比较小,他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只是跟警方确认了一下那一块儿没有人员伤亡。

 

  没事就好。黄少天放下心来,在警局和接待他的警员单方面唠嗑了一下午,直把人快唠哭了,也算是督促一番人民警察恪尽职守。最终的交涉结果就是,对方保证会立刻联系相关人员把那个坏了许久的路灯修好。

 

  晚上被警车送回学校,黄少天乐滋滋地捧着一碗方便面坐到电脑面前,鼠标刷刷刷甩了几下把屏幕保护给划开,中抓论坛的页面还开着,一天没刷现在有个新帖冒出来,标题大刺刺地写着“八一八那些压过百花缭乱大大的攻君们”。

 

  黄少天悄悄转过身瞄了一眼,张佳乐还在那儿兴致高昂地打着游戏呢,键盘啪啪啪地被敲得挺重,看样子是碰到高手了?自己这个室友技术不错,平时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难得碰上这种咬牙切齿的对手黄少天也想凑上去打两把,不过机会难得,不趁着他游戏的时候看八卦之后就没得看了。

 

  点开了那个帖子飞快地看了起来,大漠孤烟x百花缭乱?不感兴趣,接着往下刷。冷暗雷x百花缭乱?啧啧啧百花缭乱为了冷暗雷转至霸图?都什么跟什么啊,百花缭乱去霸图那是早就谈好了的好吗?黄少天撇撇嘴,如果这个楼主再这么胡说八道下去,他绝对要开个小皮去嘲讽了。

 

  夜雨声烦x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因为百花缭乱开YY的时候听到夜雨声烦的在旁边的插科打诨所以就觉得两人是同居?虽然说舍友关系确实可以算是同居啦,诶哟妈呀居然还这么多人支持我压乐乐的,黄少天摸着下巴笑得前仰后合,这些妹子的胡扯功力好高啊!不过这茬儿还真没跟大众澄清过,也只有蓝雨和霸图社团内部知道他们是舍友的事。

  

  再睡一夏x百花缭乱?再睡一夏可是乐乐的表哥!专门替乐乐画海报因为人家是亲戚!黄少天飞速翻完整个帖子,那些特别不靠谱的都被他选择性忽略了,关上帖子打开泡面吹了几口,他不由得感叹中抓妹子的脑补能力真是深不可测,大家只是清清白白配几个音而已怎么莫名其妙就冒出这么多cp来呢。

  

  身后张佳乐把键盘一摔,气急败坏地喊麦:“来来去去就这几招,你烦不烦啊!”

  

  黄少天赶紧吸了口泡面乐呵呵地凑过去,“咋了咋了!有人欺负你本剑圣帮你打回去啊!”

  

  “滚滚滚boss没了人都跑了!”张佳乐现在极度不爽,虽然嘴上说着人跑了,他手上还是不停地换着自动手枪的弹匣。“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哥几个本来人就少,对付个boss刚刚好,他凑过来捣乱也就算了,隔了一会儿还扯来一堆人把boss抢了,人多欺负人少还好意思瞎嚷嚷!”

  

  “哈哈哈哈谁啊敢来抢你boss胆子不小!”黄少天幸灾乐祸,心下也有些痒痒的,能在张佳乐几个面前捣乱的技术肯定不赖,有机会找他打几把。
  

  “ID叫君莫笑,以后见一次挂他一次!”张佳乐愤愤地关了游戏,刚刚闻到泡面味就觉得饿了,当时打游戏没能腾出手,现在赶紧去扒柜子。
  

  “哦对了乐乐!”黄少天把最后两口面吞下去,摸着肚子没什么愧疚感地通知他,“柜子里最后一碗泡面被我吃了。”
  

  “靠!你给我吐出来!”张佳乐眼睛都气红了,简直要扑上来咬死他。
  

  黄少天把泡面碗往他面前一递,“汤还剩了不少,要不喝点儿暖暖胃?”
  

  “滚!”张佳乐气得没力气,甩甩手趴到床上去,啪嗒啪嗒地按着手机发短信。
  

  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向他表哥诉苦去了,黄少天摇摇头坐回电脑前,QQ图标闪烁着,刚刚还没的消息转眼间就刷上了99+ 
  


  cv-流云:诶诶诶?好厉害!

  美工-灵魂:真是没想到啊!

  后期-枪淋:没想到+1 这社团真心不容小觑,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向来就不是会去翻记录的人,看着貌似发生了大事的样子赶紧强势插入。
  

  cv-夜雨:怎么说怎么说!我就吃个泡面的功夫你们刷屏了?赶紧来个人给我总结总结!下次再有大事记得抖我啊!八卦怎能不第一时间围观! 
  策划-涛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大串话,还没看就知道是夜雨来了 
  cv-流云:夜雨来了+1
  美工-灵魂:夜雨来了+2
  后期-枪淋:夜雨来了+3
  导演-索克:夜雨注意营养,不要天天吃泡面 
  cv-流云:摸摸导演大大的手,心疼你 
  后期-枪淋:心疼你+1
  cv-夜雨:靠靠靠先别排队形!你们刚在说什么!别忽略我说的话啊!顺便我也不是为了吃泡面而吃泡面的!今天打开柜子本来只是想拿个pocky啃啃,没想到泡面只有最后一盒了,我理所当然要把它吃完不能让它祸害室友啊! 
  美工-灵魂:现在不由得心疼起了缭乱大大。 
  cv-流云:心疼缭乱前辈+1
  策划-涛落:刚在说魏前辈去兴欣当导演的事。 
  cv-夜雨:靠! 
  cv-夜雨:不是靠你们!涛落简直是蓝雨最后的良心!魏老大居然跑去兴欣?不对谁能跟我说下兴欣是个啥?新成立的社团? 
  导演-索克:少天,之前在说魏前辈去了一个新社团当导演的事。 
  cv-夜雨:…… 导演我错了,您也是蓝雨的良心,只不过…… 
  cv-流云:只不过手速太慢没能回夜雨前辈对吧! 
  策划-涛落:不要说出来啊小家伙! 
  美工-灵魂:这是我们蓝雨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后期-枪淋:你们…… 


       

03

  

       黄少天现在真的挺惊讶的,魏老大是蓝雨社团成立之初的导演,后来对外宣称是工作忙退了中抓圈。其实蓝雨内部还是有不少老一代的清楚,魏老大是因为新索克的导演风格更有利于蓝雨的发展才退的社团,本以为这老家伙就忙工作了,没想到现在又复出,还去了新社团。

  

       群消息还刷个不停,黄少天却有些怔忪,默默地关了群聊刷了刷论坛,盘算着去找找这个名为兴欣的社团。论坛界面打开了,黄少天这才发现,就这么聊天的几分钟里,论坛上赫然飘起一个热门帖,发帖人……君莫笑?扭头冲着张佳乐确认了一遍,“乐乐刚刚虐你的那个人是不是叫君莫笑来着?就是醉卧沙场君莫笑的那个君莫笑?

    

      “怎么着,吃饱了撑着还去查人家网名含义啊,我还饿着呢。”张佳乐死气沉沉地埋在被子里,含混地发出声音。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闲情,他在中抓论坛发帖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不过这名字这么凑巧地相合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呢,张佳乐瞬间从床上蹦起来诈尸,飞扑过来扒着屏幕,看清了发帖人ID大爆手速抢了他的鼠标点开帖子,“靠不会吧?这么巧这家伙也混中抓圈!”
  

       黄少天简直要笑疯了,推推他的肩膀催促他往下看。“诶哟还发了个音源包呢!快听听,都是些没见过的ID呢!诶不对,沐雨妹子居然也混在里面?这社团说不定还挺值得期待的呢。”
  

      “靠这是多大的音源包,又不是发整部剧,绝对是处理过头了吧!”张佳乐没等他开口就甩着鼠标稳稳地按了下载键,这会儿正心不甘情不愿地盯着百分比呢,轻轻松松供着两人打游戏的网速君压力山大,并不是我太慢而是你心太急。
  

      “别干等啊!刷刷帖!这么快就上热门肯定有猫腻!”黄少天凑过去想把鼠标抢回来,被张佳乐一把拍开,页面往下滑了几秒就顿住了。
  

       一个出乎他们意料的ID出现了。

  

       37L id:告诉我不是我听错了
       我靠这这这!君莫笑自我介绍的声音!!是一叶之秋大人吗!天啦撸一叶大人我是你的脑残粉!入圈起每天晚上都得听着你的《怒龙穿心》才能睡着啊!
  

       41L id:楼上你没听错
       真的真的!同为脑残粉以方便面里附赠的小香肠打赌!绝对绝对是一叶大人!呜呜呜一叶大人居然成立了新社团!是不是代表以后又有新剧听了!我要去楼下跑圈!
  

       45L id:跑圈姑娘等等我
       刚刚就想说了!能把沐雨橙风女神招来的!不是一叶大人还能是谁!但是你们看君莫笑后面的介绍是策划和后期啊!一叶大人难道不打算再配音了吗!呜呜呜!
  

      49L id:君莫笑
      以后就叫君莫笑了,主要转向幕后工作,不过社团需要还是会配音的,哥也得给霸图那帮兢兢业业一把年纪还在配音的老家伙们留点活路呀。
  

  

     “卧槽这君莫笑真的是一叶之秋?”张佳乐转过身,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不可思议,“敢情刚刚打我的是老叶?我说他听到我骂他怎么还笑了一下。”
  

      “咦乐乐你们认识?”黄少天愣了一下,他倒是听说过一叶之秋,不过他正式入中抓圈的时间比较晚基本,没有过什么交集,加上他不知为何对于特有名的被一堆人吹捧着大神的声音反而没啥兴趣,也就没关注过他的作品。“哈哈哈哈你不会是怂了吧,说好的见一次挂一次呢!总不能因为是老熟人,灭顶之灾就不计较了吧!”
  

      “黄少天你有没有文化,灭顶之灾是这么用的吗”张佳乐白了他一眼,拉到最底下噼里啪啦就打了一堆回复上去。
  

      “老叶你个不要脸的刚刚抢我boss是吧!下次见你一次挂你一次!有本事来真人pk啊老子扒了裤子等你!”黄少天一字一句地跟着念,看张佳乐飞速地敲完了键盘,啪嗒一下按了发送键。“哈哈哈哈哈哈扒了裤子等你是个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
  

      “咦?”张佳乐愣了愣,返回去看他的回复,“靠靠靠我想说的是我扒了袖子等你!”

  

      “手癌晚期啊哈哈哈哈!袖子和裤子有个屁关系啊哈哈哈哈!”黄少天捂着肚子笑得跪了下去。
  

      “少天啊”张佳乐又瞄了一眼回复,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我刚刚用的是你的账号。”
  

      “靠!”黄少天一下子跳了起来,仔细一看发帖人ID后面跟着夜雨声烦四个大字,再刷新一下页面他简直想打死张佳乐了。

  

       129L id:我靠我又看到了什么
       夜雨傻妈和一叶大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唔哇还要扒了裤子真人pk!
  
       131L id:一夜雨神教欢迎你
       一夜雨神(深)教(交)欢迎你!
  
       136L id:夜雨一叶不服来战
       夜雨傻妈可是明显的少年音,多阳光多向上!一叶大人那勾人的调调怎么听都是受啊!沙沙哑哑的受音低低地喘【鼻血

  

       139L id:一夜雨神教教徒前来报道

       楼上说勾人的绝对不是一叶粉吧,一叶大人可是百变攻音,要温柔就温柔,要嘲讽就嘲讽,要深情就深情,要阴狠就阴狠,用耳机在寂静的夜晚听一叶大人的声音保证你合不拢腿!唔哇一想到一叶大人凑到夜雨耳边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我就sukfergbdsuogcgky


       就在张佳乐拿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发出那段手癌宣言的一分钟之后,原本毫无交集的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之间突然就有了爆点,反应快手速也快的姑娘迅速发了新的cp楼,其他被喂了一夜雨安利的姑娘们也纷纷顶贴,此cp楼瞬间就矗立在了中抓论坛首页。

 

   

04


  姑娘们是打了鸡血,黄少天这边可是莫名其妙地就被洒了一脸狗血,他盯着那回复数嗖嗖嗖上涨的cp楼不由得感叹自己最近时运不济,又是碰上抢劫的又是丢校园卡,今天明明只是想安安静静看个热闹乐呵一下,居然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来了。

 

  都被说受音了还能忍!?张佳乐在发现自己是用夜雨声烦回了手癌帖的时候就闪人吃饭去了,剩下黄少天一个人坐下来恶狠狠地抠着键盘。

 

  151L id:夜雨声烦

  靠靠靠靠靠你们不要太过分!老子怎么可能是受!刚刚那条是百花缭乱那手癌患者回的好吗!被抢boss的又不是我!我只是想围观一下八卦而已很无辜好吗!莫名其妙就躺枪的人的心情你们能体会吗!虽然我还没听音源包!可老子是攻弱弱的!管你什么沙哑低沉的大神音!在老子面前都得乖乖躺平好吗!
  

  回完帖的瞬间就听到“叮”的一声,音源包已经下载完毕,黄少天迫不及待得把它解压开来,这么大的文件解开只有一个音源,这绝对绝对是因为处理过剩吧!
  

  “大家好这里是一个新成立的社团,我是君莫笑,也是社团的团长,主要负责的是策划和后期这一块,我们的团员都非常优秀,接下来是团员介绍。”
  

  相比较其他社团,这样的团长介绍实在显得简短,黄少天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作为一个cv他混中抓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自身是声控。
  

  这么多年来,喜欢的声音也不少了,最初魏老大透着痞气的大叔音,自家团长温文尔雅的声音也不错,还有乐乐时而开朗时而忧郁的声线,有这么多喜欢的声音,只有这个声音让他一听就觉得,“啊!就是这个!”

 

  而且不知为何,这声音黄少天总感觉在哪儿听过,还是近期刚听的。

  

  这点疑惑很快就被他丢到脑后,尽管是短短几句话的介绍,黄少天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把鼠标拉到开头再听了一遍,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点开了软件把君莫笑的自我介绍截下来单独存了一份。
  

  “不对啊!”黄少天用力揪了揪自己额前的碎发,“这么没出息!我怎么能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明显是我的声音比较攻吧,这些姑娘太没眼光了。”

  

  狠下心关掉了截下来的音频,继续把那个超大的音源包打开,心里带着点儿说不出口的期待继续往下听,又点开论坛打算看看那个帖子之后的动向。
  

  156L id:夜雨傻妈我爱你

  我懂的!你是攻弱弱的!(真的是粉  手癌真的会传染哈哈哈哈哈夜雨缭乱夫夫无时不刻秀恩爱呀!不过夜雨傻妈也就只能攻一攻缭乱大大了吧
  

  黄少天心下一凉,往上拉了几楼就看到让他追悔莫及的回复,原本想说的是“我是攻妥妥的”,但键盘上T和R隔得太近,当时听到下载完了的提示急着去听音频,随手打了一串字,没仔细看就直接发了出去。黄少天简直懊恼地想砍手,再往下刷了几条却看到让他抓狂的回复。

  

  162L id:一夜雨神教教主
  156楼的姑娘,这就是你不懂爱了吧,夜雨缭乱明显是好闺蜜啊,都是受才会一起犯手癌,攻弱弱的索性就不要攻了嘛!(其实我强烈怀疑那两楼都是夜雨傻妈回的,只是发现自己第一条手癌了才想把事儿往闺蜜身上推
  

  168L id:教主威武
  不愧是我一夜雨大神教!教主威武!一叶大大可攻了!夜雨傻妈你不必再逞强做一个弱弱的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夜雨傻妈真的好可爱好想抱回家
  

  169L id:君莫笑
  楼上+1 手癌得治啊呵呵
  

  173L id:妈呀一叶大大看到我了
  被一叶大大+1我简直要软成一滩水了!以及我第一次看到在热帖里聊天还能连上楼数,一叶大大好手速!
  

  177L id:一夜雨正式更名为君莫笑夜雨神教
  那句呵呵骨头都要被苏没了!夜雨傻妈别犹豫了快从了吧!

  黄少天气得跳脚,“呵呵”算个什么意思!“楼上+1”个屁啊!你看清人家楼上写什么了吗!被姑娘们说想抱回家也就忍了!被一个完全没交流过的大神调戏!这都什么跟什么!抱回家?你抱得动吗!
  

  气归气,黄少天忍不住偷偷想象了一下君莫笑用低低的声音发出呵呵就……靠!都说了不能长别人志气了!万幸这时候有另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声音他入圈那段时间听了太多次,他们蓝雨最初的导演魏老大。
  

  “哈哈哈老夫是迎风布阵,是这个社团的导演!君莫笑那货哭着跪下来求我给他的新社团当导演,你们肯定听过老夫的不少作品,那些可都是经典!没听过就真的该补补了!不过新社团也就不提曾经的辉煌了!老夫会和君莫笑那不要脸家伙一起领导出一个特厉害的社团!”当年带着痞气的大叔音里带了点儿岁月磨过的沧桑,单从cv角度来看,魏老大的声音比之前还好听不少。
  

  黄少天拉开QQ列表,魏老大的昵称已经从索克萨尔变成了迎风布阵,鼠标移到头像上正打算点开,却突然被索克萨尔抖了一下屏。

 

  索克萨尔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夜雨声烦:索克大导演你吓死我了好吗!(╯‵□′)╯︵┻━┻我还以为是魏老大戳我来了,一瞬间不知道要回什么好!你看到了吗魏老大昵称都改了,变成迎风布阵了,你说他是不是不想再跟蓝雨扯上关系了啊,但是明明蓝雨就是他一手带大的,这次回来都没和我们打声招呼。w(゜Д゜)w

  索克萨尔:看到了。

  索克萨尔:关系是靠扯的,别急^_^

  索克萨尔: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夜雨和君莫笑的关系

  夜雨声烦:我们真的没关系啊!!!要命我入圈的时候他已经是超级大神级别的了,这么高大上的CV我不可能去勾搭啊,你懂的嘛,有些人看到高级料理就会避而远之,所谓的草根的命啊,我真的和他一点基情都没有啊!

  索克萨尔:关系是靠扯的^_^

  夜雨声烦:……这句话只是复制粘贴而已吧。

 

  黄少天盯着那个笑眯眯的颜文字,感觉背后凉凉的。


  

05
   
  再说那边张佳乐溜出寝室就打了个电话给他的老相好,孙哲平和他室友前段时间在赶一个APP还挺忙的,两个人将近一个月都没能见面,今天正好可以一起吃顿饭。

 

  可是等他兴冲冲地到了约会的地点,才发现老相好居然还带了个电灯泡,张佳乐一见那人立马冲上去,劈手夺了他的香烟,左手捏住他的脸就使劲往两边扯。
  

  “乐乐快停手不就一个boss嘛!老孙你赶紧拦一下啊!”那人怪叫一声,张佳乐一晚上的气全撒在他脸上了,手劲可不是盖的。
  

  “他一晚上受了不少气呢。”孙哲平也由着那边闹,淡定地拿着菜谱把张佳乐喜欢吃的东西都打上勾,这才招呼他来查漏补缺,“乐乐来点菜,今天老叶请客。”

  

  “噢耶!铁公鸡拔毛!”张佳乐饿的不行,松了手凑到孙哲平旁边,瞄见自己喜欢吃的都被打上勾了,左右看看没人飞快地在大孙脸上啄了一口。
  

  “世风日下啊”被称作老叶的人揉着脸,懒懒散散地把手肘搭到桌子上,“请客吃饭还要被情侣闪瞎眼,啧这亏本买卖做的真是。”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叶修看着随便,内里却是值得敬佩的人。孙哲平大学毕业自己创业,租房子的时候正好碰上这家伙。叶修比他们大一岁,本科学的软件编程,和学动漫设计的孙哲平一拍即合,两个人就鼓捣了个小公司出来。

 

  这一年做了不少手游,还挺受欢迎的,关注度不断上升的同时也积累了一些资金,招揽了不少人才,做好刚完工的那个APP两人就准备正式开发一款网游。

  

  这次出来估计是为了庆祝新征途的开始之类的,张佳乐撑着脑袋猜测着。老实说他还挺佩服他们两个的,按说两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是翘楚,加上家里又都有些权势,要进那些有名的公司弄个舒舒服服的高薪职位也是很轻松的,他们却抛弃了这一条被铺好的阳光大道,选择了创业这条充满荆棘的路,而且居然还真的被他们弄出了不小的搞头。
  

  服务员正好在这时候把饮料和一些炒菜端了过来,张佳乐拧开瓶盖给三人各倒了一杯,自己率先举起杯子祝贺了两人一句,“祝你们网游一做出来就大卖!”
  

  他举了五秒钟,收获孙哲平和叶修两人看傻帽的眼神两枚。
  

  “靠!你们干嘛!我在祝贺你们好吗!配合一点啊!”张佳乐有点恼,要不是旁边那桌刚坐下几个小年轻,他绝对要把饮料硬灌到这两货的嘴里。
  

  “咳咳”孙哲平举起杯子象征性地碰了碰他手上那杯饮料,一饮而尽后才解释,“今天,老叶请客不是为了游戏的事儿,你把他想得太高大了,他是会为了正事而请客的人吗?”
  

  “孙总说的对,正事哪能靠请客,正事都是靠自己干的。”叶修拿吸管搅着饮料,一点诚意也没有地奉承着。

 

  孙哲平懒得理他,张佳乐刚被惹恼这会儿也不想说话,吃饭的主题一时间进行不下去。

 

  “说起来我记得你和孙哲平之前都是T大的,你现在还留校读研了对吧。”叶修总算要切入正题了,不过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他忍不住想去摸烟,瞄了一眼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张佳乐和明显比自己壮的孙哲平,默默地又把手从衣服口袋里伸了出来,待会儿真人pk起来,他们人多不合算。  

 

  张佳乐没好气地点点头,低头夹了一撮土豆丝儿,白费一番煽情换谁来谁都会没兴致。

  

  “你能不能帮我和一个小学弟套个近乎。”叶修夹了块蟹粉豆腐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又补了一句,“也是学编程的,主攻网络基础和C语言那一块。”
  

  “靠?”张佳乐硬是把一个表达愤慨的词念出了疑惑的意思,“小学弟?我校的?太死宅的我可套不了近乎。”
  

  “不不不,人挺开朗的,不如说还挺爱说话的,叽叽喳喳没个完。”叶修摇了一勺张佳乐的鳕鱼汤,边吹边交代情况,“比你小两岁现在念大三,课挺少就来我这儿打工了。”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所以你请客是为了让我帮你和小学弟套近乎?不是在你那儿打工吗,直接跟人表白去啊。”

 

  “得了就老叶那没出息的。”孙哲平夹了个仔排塞到张佳乐碗里,“他就只会天天把人撩炸毛,撩完了又担心那小学弟心里烦他,更不敢直说。晚上怕人走夜路不安全跟在屁股后面送人回学校,前两天还真碰上劫匪了,好歹吓跑了劫匪两人都没事,不过那小学弟似乎没听出来是他。”

 

  孙哲平语气里虽是在嫌弃叶修窝囊,说出来的话倒还是在帮他。

  

  “哟,老叶还能吓跑劫匪?”然而张佳乐显然没GET到孙哲平的重点。

 

  “那是,哥这么强壮的身躯往人面前一站,劫匪土匪什么的都靠边站。”叶修说着还把袖子挽起来,使劲儿夹了夹胳膊上的软肉——显然是耸不起来的,叶修抖了抖手臂把布料散下来,“今天肌肉兄弟不在状态。”

 

  “得了吧。”孙哲平不屑一顾,“就学着东北腔嚷了一嗓子,看那小情人安全地往另一个方向跑了他也赶紧溜了,回公司的时候怀里还死死拽着根烂木头,你都没瞧见他那惊魂未定的熊样儿。”

 

  “哈哈哈哈哈哈,看不出来老叶你居然这么拼啊。那成,名字告我到时候帮你留意下,万一熟不起来不负责啊。”张佳乐笑了半天,眼瞅着叶修又来舀鳕鱼汤,赶紧把碗抢回自己这边,“总共这么一小碗,要喝你自己也叫一份!叶大老板!”

 

  “啧啧啧”叶修倒是想再舀两勺,被孙哲平警告地看了一眼有点不满,“联合起来欺负单身狗啊!名字叫黄少天。”
  

  “噗——”张佳乐一个没忍住把鳕鱼汤给糟蹋了,扯了张面纸随胡乱擦擦嘴,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了叶修一眼,“我靠你逗我?那是我室友!” 



评论(38)
热度(230)

© 游衍忘归 | Powered by LOFTER